酚醛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打车软件现身合肥街头其加价功能引发质疑

发布时间:2020-06-28 12:37:39 阅读: 来源:酚醛板厂家

手机软件中地图显示各个出租车方位

据合肥晚报报道,有人戏言,在合肥街头打车就像罚站一样。日前,一款名为“快的打车”的打车软件现身合肥,声称只要在手机上动动手指,就可轻松打的。然而,在为打车带来便利的同时,该软件自带的“加价”功能又引发乘客热议。记者随后在街头多次体验了这款“打车神器”。

轻点手机即可打车

在手机上下载、安装完客户端,点开软件,一张标记着记者目前身处位置的地图立即显示出来,周围布满绿色类似出租车的图形,这些是目前行驶在记者周边的、同样安装了该软件的出租车。

根据软件提示,输入打车起始点,点击发布后,订单很快生成,软件提示,记者的打车信息已发送给周围的90多辆出租车。不到1分钟,记者就收到了司机接单的提示,并有接单出租车车牌号、司机姓氏和所在位置的详细信息。还没等记者与接单司机联系,自称张师傅的的哥就主动给记者打来电话,他告诉记者,他在旅游汽车站,距离胜利广场很近,让记者稍等片刻。大约10分钟后,张师傅如约而至。

外围远比市内吃香

“快的打车”是否如传说中一般简单高效呢?记者随后通过一组实验发现,高峰时期打车前往闹市依旧困难。

工作日下午5点半左右,晚高峰刚刚开始,北一环新亚汽车站周围人车拥挤,记者在这附近,用两部手机分别登录“快的打车”,终点分别设置为市府广场和天鹅湖,同时点击发送生成订单,静候回应。

不到半分钟,发布前往天鹅湖的手机响起提示音,显示已有司机接单,而另一部手机则毫无反应。7分钟后,直到系统提示前往市府广场的打车信息发布超时,需重新发送时,仍没有一位司机接下订单。为了求证此番经历是否为例外,记者随后又分赴两地,用两部手机同时发布打车信息,目的地分别为闹市区和城市外围,无一例外,前往外围地区的订单很快被司机抢订,而前往市中心的订单鲜有人问津。“上下班高峰,市中心太堵,没有跑外围划得来。”一位出租车司机一针见血地道破缘由。

闹市下单需要加价

那么是否意味着这款软件在交通拥堵地段一无是处呢?其实也不尽然,“你要肯加价,就算在闹市区,几分钟之内肯定有人接单。”张师傅所说的加价,是“快的打车”的一项功能,目的就是通过加价调动司机积极性。

为了验证这一说法,记者在新亚汽车站附近进行了又一组实验,时间为下午6时许,两条订单的目的地都是三里庵,其中一条订单加价5元,另一条没有加价。订单发布后不到2分钟,加价的订单很快被抢单,而没有加价的订单则一直无人问津,记者随后将该订单加价10元后重发,几乎在发布的同时,就被司机“秒抢”。

有近2000辆车安装

记者从“快的软件”开发公司了解到,目前该软件已覆盖北京、上海、广州以及西北、华北、东北地区近30个城市。进驻合肥市场是在6月底,半个月时间内已有近2000名出租车司机安装该软件,用户注册量近2万。目前,司机可以接收最远2~5公里范围内的订单。

四大疑问指向“快的打车”

疑问1:加价预约是否合理合法?

记者注意到,“快的打车”同时具有加价预约功能,加价最低起步为5元,最高可加至50元。

作为社会公用事业,出租车行业服务收费标准的制定或变更需经过听证,这一加价是否经过物价部门的认可?该软件开发公司市场部一位董姓经理说:“加价完全自愿,属于市场行为。”因此,软件开发初期公司并没有与相关部门联系。不过,这位董经理也表示,公司将尊重当地的政策法规,及时对软件调整,“如果主管部门说不可以加价,那我们可以从后台撤销这个功能。”

疑问2:软件公司是否从中抽成?

市民通过加价预约乘坐出租车,其所支付的加价部分,是如何分配的呢?

董经理介绍,这款软件从去年8月上市以来,一直免费,该公司没有通过任何方式收取费用,“目前主要还是在开拓市场,至于以后靠什么来收益,暂时还没有考虑。”董经理说,至少一年内,都不会考虑这个问题。

疑问3:会否招来“黑头车”?

外地一些市民在利用手机打车软件时,招来非法营运车辆。那么,此番在合肥上线的“快的打车”,是否也会面临同样问题?

“每位司机必须提供一系列证件,后台工作人员24小时进行人工审核。”董经理介绍,出租车司机在下载安装软件平台后,需要将个人身份证、驾照、营运资格证等一系列相关证件自行拍照后传入平台,经后台工作人员审核无误后,软件方能继续使用。每份证件只能申请一次,且与司机手机绑定。

不过,记者了解到,后台审核主要是核对上传的几份证件信息是否一致,并不涉及辨别真假功能。而对于记者“万一有人借用或冒用他人证件申请”的疑问,董经理以一句“不会的,一张证件只能申请一次,给别人用了他自己就不能再用了”匆匆带过。

疑问4:行车安全是否有保障?

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使用软件接受市民预约,就意味着其驾驶过程中要使用手机查看信息。而无论是新交规还是运管处的规定,都对开车打手机有明确的禁令及处罚措施。

那的哥的姐使用这一软件,如何确保行车安全?董经理告诉记者,在软件设计开发时就已考虑到这个问题,“乘客使用的平台需要手动输入,信息通过语音播报的形式传递到司机平台,除了点击屏幕接单那一下,司机整个过程并不需要动手。”而至于司机与乘客电话沟通,董经理说,在为他们安装该软件时,工作人员就不断提醒,一定要等到车辆完全停下之后,才可以电话联系。

部门态度

合肥市物价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软件预约打车,他们持不鼓励的态度,至于此举是否违规,暂时不好下结论。“这种加价预约与由政府定价的出租车服务有所不同,预约加价是建立在乘客和出租车司机双方自愿的基础上,是否违规,应由行业主管部门认定。”

而合肥市运管处相关负责人表示,对此事尚不知晓,无法进行评价。不过市运管处一名工作人员称,从外地有关报道的情况看,打车软件提供的加价功能有打破政府统一定价、扰乱正常客运秩序之嫌。

律师说法

安徽中天恒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朝晖认为,打车软件本身并不违法,但其中内设的“加价功能”却可能会扰乱市场秩序。“出租车属于公共交通,应在政府指导下定价,受物价主管部门调控。”陈朝晖说,乘客与司机之间利用软件私自加价,不但损害了定价规则,而且加价部分不会在出租车发票中表现出来,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国家税收。在陈朝晖看来,如果不是迫于打不到车,很少有乘客自愿加价,长此以往,可能会滋生出租车司机只拉载加价乘客,这有违公平。

市民热议

上大学的孙同学对这一软件颇为满意,“确实很好用,出门就能坐上车。”既然获得了便利,就肯定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孙同学认为,市场经济下,这种消费模式很正常,“双方都是自愿的。”

而合肥的张女士则认为,合肥出租车本来就供不应求,加价预约等于鼓励司机挑客,从而导致打车更难。

新闻链接

北京:北京市交通委新闻发言人李晓松表示,政府支持企业合理、合法地开发高科技产品,去缓解打车难。但加价的行为意味着变相议价,按照管理规定,议价是不允许的,下一步政府部门将进行规范。

深圳:深圳市委表示,目前市面上有多款手机召车软件在深圳的出租车行业运用,这些软件在功能设置和技术运用上不够成熟,给行业监管带来了问题,影响了出租车行业运价体系和营运秩序,打车软件在深圳被紧急叫停。(实习生 李曼午 孙雅玲 刘洋记者 王伟李后祥/文 高勇/图)

Google Chrome

谷歌浏览器

Google Ch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