酚醛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西煤电产业发展战略今日

发布时间:2019-12-13 19:16:33 阅读: 来源:酚醛板厂家

山西煤电产业发展战略

生意社05月13日讯

发展煤电产业的重要条件之一,那就是水。然而在我国,煤炭资源丰富的山西、陕西和内蒙古等省份都存在水资源总体贫乏,生态环境脆弱的问题。这些不利因素是否会成为山西煤电产业发展的瓶颈?近日,记者带着诸多疑问专访了山西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复明。 电源布局方式亟待改进 记者:山西煤炭目前正在积极建设大型现代化煤电基地,两年内将新增2000万千瓦装机容量。您能否解释一下这种电力布局方式与在消费端进行电源点布局有什么区别?有专家认为,从国际主流来看,电源点还是倾向于选择在消费端布局,您对此是怎么看的? 张复明:我国的能源特点是富煤、贫油、少气。煤炭是我国的主体能源,煤炭消费量占我国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在70%左右,煤电占发电总量的比重一直也保持在70%以上的水平。我国煤炭资源的探明保有储量主要分布在山西、陕西、内蒙古以及云南和贵州等省份,其中山西、内蒙古、陕西三省区占了2/3以上的煤炭储量,而经济相对发达的东部沿海和南方地区则集中了2/3以上的电力需求,煤炭基地远离负荷中心。 这种煤炭资源和电力消费区域分布不均衡的格局造成了我国煤电工业布局方式有两种,一种是自愿依托型,即在煤炭资源的产地进行电力转化;二是市场毗邻型,即在电力的消费地进行发电转化,也就是业内所说的坑口布局和受端布局。我个人认为,这两种布局方式各有利弊,究竟采取哪种方式,是一个战略选择。从过去我国的政策实践来看,电力布局的重心相当程度上还是向受端倾斜,逐渐形成了我国北方采煤、长距离运输到南方发电“北煤南运”格局。2008年初的南方雨雪冰冻,暴露了这种布局方式的一些弊端,站在国家的角度看,坑口和受端的布局方式相配合,也许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大国来说更为稳妥和完善。 我并不是很同意“国际主流的电源点布局方式是受端布局”这种提法,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对富煤区采取煤炭开采和电力生产集中一体化模式,都取得了较高的资源综合开发利用效率,并具有比较充分的电力供给保障能力。比如,加拿大煤炭产量的绝大部分都集中在位于西部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艾伯塔省和萨省3个省份。2000年以来,加拿大的煤炭消费数量基本保持在每年6200万吨左右,其中90%作为火力发电厂的燃料,而这些火电厂绝大部分集中在上述三省。艾伯塔省是最大的煤消费省份,每年发电用煤2500万吨,占加拿大发电用煤的45%和煤炭总消费的40%,可谓全国的能源供应命脉。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作为第二大煤消费省份,2000年以来的年消耗量一般在2100万吨左右,其中发电用煤1700万吨。萨省每年耗煤900万~1000万吨,全部用来发电。从上述加拿大的煤电布局来看,该国发电企业高度集中地被布局在煤炭开采区,煤炭产区与电力供应区有着高度的一致性。 除了加拿大以外,世界闻名的德国鲁尔工业区、法国洛林地区也是煤电集中生产十分典型的范例。因此,一个国家究竟采取哪种布局方式,关键是要看该国的资源状况和政府的战略选择。 有些产煤区水资源还相对丰富 记者:有一种看法认为,山西、内蒙古等省区水资源贫乏,环境承载力脆弱,不具备发展煤电产业的条件。您对此有何看法? 张复明:进行电源点布局,主要需要考虑的资源因素就是煤炭和水。和东部沿海地区相比,我国煤炭资源丰富的山西、陕西和内蒙古等省份确实存在水资源总体贫乏,生态环境脆弱的问题。然而,东部沿海地区由于土地资源紧张、运输成本高、环保压力大等因素,从经济和生态角度出发,已经不适宜大规模建设燃煤电厂。相反,内陆省份水资源的总体贫乏并不意味着任何一个地方都缺水。有些产煤区水资源还相对丰富,水资源问题不会成为制约煤电产业发展的瓶颈。 以山西为例,从总体上看,山西水资源比较贫乏,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为381立方米。但是,在山西境内的滹沱河、沁河、漳河、卫河流域以及沿黄地区水资源却比较丰富,如沁河和卫河流域的晋城市水资源总量为13.17亿立方米,人均水资源量为626立方米,不论在山西来讲还是在周边地区来讲,都属于相对富水区。沿黄地区水资源仍有很大的开发利用潜力,根据国务院批转的黄河水量分配意见,山西省可利用黄河水量43.1亿立方米,但目前每年实际用水量不到12亿立方米。另外,山西省每年煤矿废水排出量约4亿立方米,如果搞好中水利用,仅此即可以满足8000万千瓦机组用水。再加上新建电站采用大容量空冷机组,可节省3/4的用水。综合考虑山西全省的水资源条件,即使电力行业用水指标仍按2000年的5.2亿立方米不变,理论上可以满足1.03亿千瓦装机需要。 另外,在采用现代环保技术的条件下,除尘效率可达到99.99%,除硫效率可达到99%以上。环境容量也不再是能源基地发展煤电的制约。在产煤区建设坑口电厂还可以采用洗中煤、煤矸石和煤层气发电,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所以,山西的富煤近水区完全具备建设大型现代化煤电基地的条件,考虑山西的交通条件,其能源输出也必须更多地依靠向外输电。 目前,山西全省在建1000万千瓦,国家发展改革委已核准建设项目1460万千瓦,新能源项目150万千瓦。按照科学规划、合理布局的原则,继续在山西规划建设大型坑口电站装机5000万千瓦,完全有用水保证,也能够保证符合环境容量的要求。 短期电力需求变化不会改变山西煤电产业战略方向 记者:目前我国经济增速下行压力较大,电力需求疲软,山西此时推动煤电产业发展,会不会造成电力过剩?另外山西的煤电产业建设与煤电之争是否存在联系? 张复明:我认为山西目前推进煤电基地建设的市场时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尽管国际金融危机仍未见底,我国经济的基本面还是好的,我国经济发展处于工业化中期的历史阶段没有改变,特别是重化工业的发展任务还远未完成,生活用电、基础设施和高耗能产业对电力、煤炭等基础资源产品的需求空间还很大。至于短期需求变化,发电量下滑的形势确实比较严峻,但电力属于战略投资,我个人认为没有必要因为短期的需求变化而影响战略发展方向。 至于煤电产业一体化与煤电之争的关系,在发展煤电产业的过程中,如果煤矿和电厂都是归属于同一个市场主体,那么所谓“手心手背都是肉”,价格博弈在集团内部就消化掉了,如果煤与电属于不同的市场主体,那么煤电博弈的市场过程可能会有所缓解,但并不一定会随着一体化而消除。 记者:那您认为煤电之争应当如何解决? 张复明:对于煤电博弈,我认为解决的关键是要把煤炭与电力双方的完全成本核算机制和市场定价机制建立起来,把成本搞清楚,再加上一个合理的利润,价格就好算了。煤炭、电力都是涉及面极广的基础性商品,双方应当互利共赢,所以我觉得价格捆绑可能是比较好的办法。 我调查过国外一些电厂和电解铝厂的关系,铝厂成本的四成左右是电费,电费哪怕是一厘钱的波动都对铝厂影响很大,而电解铝厂又是电厂的大用户,双方这种唇齿相依的关系和煤电企业之间很相似。在这种利益关系下,由电解铝的市场价格来反推决定电价,实行价格捆绑被国外的实践证明是十分有效的。而且,这种价格捆绑与煤电价格联动,是建立在市场定价而不是计划定价的基础上。具体而言,我建议电煤价格应该由基价加浮动价两块组成。基价低于煤炭成本,从而形成一个风险共担机制,至于具体是多少,完全可以由双方参考各种因素协商确定;浮动价则是根据下游产品的价格和盈利水平,再根据一定的比例回馈给上游,并最终确定出上游产品的价格,这样煤电双方就可以利益共享、风险同担,实现共同发展。

手工旗袍批发价格

丽娜莲种植致富项目

菜谱名称推荐

虎皮兰种植好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