酚醛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财政政策仍有较大操作空间通缩证据不足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2:14 阅读: 来源:酚醛板厂家

财政政策仍有较大操作空间 通缩证据不足

专访全国政协委员、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裴长洪:财政政策仍有较大操作空间  “2014年财政赤字规模和赤字率,都比2013年高,但增加的量并不算多。现在政策有点纠结:劲用大了,担心产能过剩等死灰复燃,应该淘汰的落后产能又回来;不采取点措施,无论是PPI,还是经济下行的压力会加大。所以,现在提出宏观调控要定向、精准。”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报告指出要稳定和完善宏观经济政策,其中积极财政政策要加力增效。  具体而言,今年拟安排财政赤字1.62万亿元,比去年增加2700亿元,赤字率从去年的2.1%提高到2.3%。其中,中央财政赤字1.12万亿元,增加1700亿元;地方财政赤字5000亿元,增加1000亿元。  未来还将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大力盘活存量资金,提高使用效率。继续实行结构性减税和普遍性降费,进一步减轻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负担。  为何要出台更积极的财政政策?这个积极的力度是否合适?目前经济增长的主要风险点在哪?挤存量、降税减费,将带来什么样的积极效应?地方债是否有风险?带着这些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第十二届委员、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裴长洪。  通缩证据不足  《21世纪》:我国GDP已经出现连续19个季度的增速下滑,现在有人担心GDP增速会持续下滑到很低的水平,也有人认为未来GDP增速可能还会出现回升。对此,您怎么看?  裴长洪:对于GDP不用太悲观。我国经济经过几十年高速发展,现在的潜在增长率就在7%左右。什么都不管,经济本身大致能维持目前的增速。如果政府刺激下,增速可能会有上升。  现在经济增速没法回到过去8%以上的增速,但也没必要。因为实践证明,强刺激会带来很多后遗症。  十八大制定的目标,到2020年实现GDP总量翻番等目标,目前来看压力不是很大,2016-2020年间的GDP只需达到6.6%即可。现在对于经济的追求,不要老想着怎么回到8%的水平,而是要考虑如何实现提质增效;速度可以低一点,但质量要高一些。  《21世纪》:PPI已经出现连续35个季度的负增长,很多人在讨论目前通缩压力是否在加大。对此,您怎么看?  裴长洪:现在全世界的基本现象就是,核心CPI指标都很低,都没有超过2%,欧元区就更低了。中国的PPI连续35个月出现负增长,CPI去年是2%,属于正常,但也比以前低。今年1月份CPI是0.8%,比较低,2月份数据还未出来。  我国生产部门现已出现通缩,是否会蔓延到整个经济部门还有待观察;全面的通缩,目前证据还不足。2015年的风险点就在这儿。  财政政策仍有较大操作空间  《21世纪》: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增效”,今年拟安排财政赤字1.62万亿元,比去年增加2700亿元,赤字率从去年的2.1%提高到2.3%。这个力度,您认为合适吗?  裴长洪:现在还不好说。2014年财政赤字规模和赤字率,都比2013年高,但增加的量并不算多。现在政策有点纠结:劲用大了,担心产能过剩等死灰复燃,应该淘汰的落后产能又回来;不采取点措施,无论是PPI,还是经济下行的压力会加大。所以,现在提出宏观调控要定向、精准。  《21世纪》:2014年我国财政收入同比增长8.6%,2015年全国财政收入增长目标大致定在7.3%。是不是说明财政的日子会更难过?  裴长洪:经济指标往下调了,财政收入增速肯定也会跟着下降。我国政府财政的操作空间仍然很大。只不过以前大手大脚惯了,收入很高、支出也很高,相比过去现在日子当然不好过。  《21世纪》:今年积极财政政策的另一重要方面是“挤存量”。这块空间大吗?  裴长洪:应该说我国财政存量很大,但要真正盘活,也比较困难。  很多预算单位经常钱到年底用不完。如科研经费花不完,因为花钱需要符合各种财务要求,没达到要求,钱不能往外支。再如,项目的钱,如果预算资金下来得晚,等到五六月份才到具体项目;花钱前,还要做各种准备工作;实际花钱的时间,会进一步推后——这些都会导致,到年底钱没花完。  这些钱沉淀下来,但都是有主的。要盘活这些存量资金,说说容易,这需要通过财务制度、预算制度的改革,技术性都很强。  《21世纪》:普遍性地降费减税,是否能在一定程度上激活经济?  裴长洪:降费减税,这对就业肯定有帮助,会鼓励各种创业,因为办企业变得很容易。像去年工商注册企业增加很多,效果很明显。  但对经济增速的提升,就未必了。去年新增就业增加了1300万,实现GDP增长7.4%,经济增速仍处于下行通道中。因为第三产业,存在劳动生产率高的现代服务业,也有很多生产率不高的传统服务业。目前新增就业很多仍属于传统第三产业部门,这些部门的劳动生产率不高,对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不是太明显,但对就业却很有裨益。  地方债不存在系统风险  《21世纪》:2015年土地财政会怎样?这是否会加剧地方债的风险?  裴长洪:2015年土地财政的压力仍然会很大,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加剧地方债的问题,但我国地方债并不存在系统性风险。  现在地方债的风险转嫁给银行,成了银行不良率,但银行能承受。因为银行吸收存款的能力很强,吸收存款量很大,中央银行对银行又有很多防风险的要求,风险拨备金很高,准备了很多钱,暂时没问题。  《21世纪》:后续是否需要一些长效机制?  裴长洪:地方举借合理限度的地方债,有利于经济发展。只有当过度举债时,才是件坏事。这需要把握好尺度,目前的尺度应该说没什么问题,不会出现系统性风险。  在我国地方举债到什么程度是“过了”呢,现在没有经验。现在我们假定它“过了”,没准是判断错了,所以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只能通过发行债券举债,对存量债务进行置换等,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力图去探索一个合理的限度。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