酚醛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艺考观察话题继续发酵史国良素描不是国画的包袱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4:49:22 阅读: 来源:酚醛板厂家

日前,新快报收藏周刊的“艺考观察”专题见报后,引起了行内各界的关注,著名画家陈丹青接受收藏周刊记者采访时抨击称“素描的技术层面代替了文化层面,带来无可估量的负面影响,是最庞大的学术包袱。”随后,著名画家史国良也对收藏周刊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在质疑大规模艺考的同时,他对陈丹青的“素描包袱”论表示不认同,“他的话对现在的年轻人更是一种误导,没有素描的基础他就画不出《西藏组画》”。■收藏周刊记者梁志钦实习生梁婉莹

简介

史国良(释慧禅),生于1956年,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现为中央美术学院及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客座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

统考肯定是不能选出真正的艺术人才

收藏周刊:如何看待“艺考热”?

史国良:“艺考热”这个现象我已经关注很多年了。这完全是一种应试教育,像快餐一样。这样训练出来的学生在艺考以后就基本不会画画了,甚至把模特换个角度就不会画了。

实际上,现在很多学画画的学生根本就不喜欢画画,有的是家长逼着去学的,有的是文化成绩不好才学。还有一种情况,有的学生文化分很高,但是画画刚好过线。导致很多绘画功底很好但文化课不好的学生被拒之门外,反倒专业好的人没有了机会。这种选拔人才的方法是间接降低艺术门槛。艺考与专业知识完全是脱节的,导致学生造型能力差。

收藏周刊:统考已经持续很多年了,在您看来这是能选出真正艺术人才的方法吗?

史国良:肯定是不能的。现在很多具有话语权的领导基本上都是不懂画的,这是一个很悲哀的事情。

基本功不够,文化再好也没用

收藏周刊:现在的艺术教学存在哪些不合理的方面?

史国良:我们以前一个班最多也就十余人,画画的时候距离画板至少也能一臂长,可是现在,距离画板的距离可能连半臂一尺都不到。大家都挤在一起,在视觉比例上就不对了。本来已经放弃了老美院的教学规律,现在在教学设备上也打破了科学的视觉和比例。这是不负责任的招生,不负责任的教学方法,最后引来成千上万的考生,似乎谁都可以当画家。

收藏周刊:在今天的艺考基数上,有什么好的方法可以选拔到真正优秀的艺术人才?当年美院的教学有什么地方是值得现在去学习与借鉴的?

史国良:第一是要恢复老美院的教学方法,也就是徐悲鸿当年提倡的,打好基础,训练造型能力,画素描,搞创作,把生活中有意思的素材记录下来,要有一个科学的训练过程。

第二就是要回到传统,学习传统。美院的学生,基础的知识一定要到位。基本功不够,文化再好也没用。像现在的照相机等电子设备也是学生学习一个很大的阻碍。

非常幸运的事是我们当时没有相机

收藏周刊:您当年考中央美院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史国良:我们当年考美院的时候,并不需要看学历,只要画得好,就能上。而怎么好,也是有专业标准的。首先素描速写基础要好。专业写生,小品和主题性创作,这些能力是必须要有。

当时报考央美的有两千多人,准考的有一百多人。我是很早就跟着黄胄老师学画画了,基础很好,在中专的时候已经学过专业,在考研究生之前我在社会上也已经有一定的知名度。

收藏周刊:当时教您的老师都是大家,哪位老师或者哪些事情给您留下的印象最深刻呢?

史国良:给我印象最深的应该是叶浅予先生,他当时是系主任,因为我年龄最小,他对我很好,经常鼓励我多画速写,他并不主张学生学老师的风格样式,而应该学习老师的一种自学精神和探索实践的经验,最后鼓励走自己的路,但最后要呈现的是自己的故事。这跟现在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那时候,寒暑假我都不会回家,而是到处去画画。现在看来,一件特别遗憾但也非常幸运的事是我们当时没有相机,没有各种电子设备,只能凭自己手中的笔去画、去感受。

那个年代是一对一的精致教学

收藏周刊:现在的绘画教学和过去有什么不一样?

史国良:在我们那个年代,一个画室也就十来个学生,门槛很高,都是万里挑一选出来的人才。一个老师就给几个学生上课,有时候还一对一,是很精致的教学方式。最重要的一点,是老师边讲边画,现在的老师来课堂转一圈就走,可能学生们跟他一年都没见上几面。原因在于很多老师手也退化了,他们是不敢画,所以也就干脆不画了,用嘴说。

我们那个年代,学画画不是为了钱,教画画的也不是为了钱,都奔着追求艺术来的。当时没有商业的物质的诱惑与干扰。所以,我特别怀念这种教学方式。

我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研究生,当时多年来积压了那么多的人才,可是我们班即使扩大了招生人数,也就考进了16个人。现在不一样了,不像我们当年特别单纯,就是为了艺术,为了把画画好,圆自己做画家的一个梦。

收藏周刊:上世纪八十年代,本科毕业就可以到大学教书,但现在至少要到博士或者博士后,学历是否贬值了呢?

史国良:是的。现在很多的人读书就是为了拿到学历文凭,与他的专业水平没有关系。我现在所教的学生有时候让我哭笑不得,很多院校的研究生博士生,来跟我学习画画,但是有的水平确实很差。但同时,他们对现在院校的教学方法也很无奈,就这么学习过来的,连基本造型能力都没有。

1980年以后都是搞当代或者搞抽象的人的天下,根本不需要写实造型能力了。他们认为这种传统早就落伍了,学传统用写实方法画生活,就是老土。现在就是要现代化、个性化。以前的画是手画出来的,现在的画是想出来的。只要创新就行,没有造型能力也能行,因为老师就这么教的。

把造型规则与艺术规律吃透再谈自由

收藏周刊:如何评价中国的现代艺术?

史国良:现代艺术是西方的观念与思路,国内有很多画家都是跟着西方的脚步走。不管是美协画院美院,都有这么一群人,在领导着中国画坛。并且一直鼓励学生思想解放,鼓励学生创作自由,但是,这样的主张就没有专业规矩了。我认为不需要这种自由,学生应该是把造型规则与艺术规律吃透以后再谈自由。

有一个艺术家,他的理念就是要在全世界最有名的博物馆门前排便而且趁热吃掉,再如有个艺术家,赤身裸体地涂满蜂蜜坐在一个肮脏的厕所里面待两个小时。很多艺术家都有类似这种一系列的行为艺术,这种艺术当然不需要素描,不要人体结构解剖,不需要透视。但问题是,这种艺术却得到了很多有话语权的人在支持和鼓励。

忽略了基本功就没有资格来谈专业

收藏周刊:陈丹青老师认为“素描的技术层面代替了文化层面,是最庞大的学术包袱。”对此,您是怎么看待的?

史国良: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在这里我要批评他。我上次批评他,是他否定素描的重要性,认为国画不需要素描这个观点。绘画可以分为三个板块,一个是传统,一个是写实,一个是当代。传统的部分可以不需要画素描,因为可能会破坏传统绘画的韵味。可是写实的绘画不画素描怎么行呢?这里他说素描成为了一个包袱,这也是不负责任的。首先他自己本身的素描基础就很好,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能成为陈丹青。绘画往往是需要天分的,有才气的,陈丹青恰恰就是这样的人。没有素描的基础他就画不出《西藏组画》,这组作品有一半都是因为素描造型基础好,他借用基本功和造型能力来表达他的想法。一旦把这一点拿掉以后,就没有陈丹青了。他的话对现在的年轻人更是一种误导。学习绘画首先就是得把专业基础打好,才能把文化承载起来。二者都不能丢。文化修养与艺术技巧结合起来才能是一个好的作品。如果仅仅是站在形式美感、文化素养上,而忽略了素描,忽略了基本功的训练,就没有资格来谈这个专业。

收藏周刊:前段时间,跟王西京谈起素描与国画的关系,他认为很多学生“为了追求扎实的造型基础,而局限在基础中,却创作不出好的作品”,您怎么看创作与基础的关系?

史国良:创作首先还是要把基本功搞好,因为没有扎实的基本功做出来的东西也是不好的。所以,王西京的这段话也只是说对了一半,但是还没有陈丹青的误导多。

收藏周刊:有一种现象,有些艺术家文化很好,但是专业水平并不高;另一方面,基本功很好,但创作不出好作品,这种情况您怎么看?

史国良:第一种现象有,第二种现象却基本上没有。因为基本功很好,但画不出好作品的学生是没有的。这仅仅是想象出来的。

教育培训机构图片

防伪商标印刷批发

防水涂料消泡剂图片

建材机械批发